棉花糖小说网 jnxjyhw.com,最快更新穿越之入赘公子最新章节!

得到惩罚的第二日,便在赌场又见到了钟逸的身影,除了他之外,还有几位权贵。倒不是因为钟逸玩乐成瘾,而是他另有所图......

虽然这次被罚的俸禄并不多,不过钟逸也要从另一个方面弥补这个亏空,这些个人菜瘾大的国公勋贵们便就成了钟逸的目标。

经过一下午“浴血奋战”,钟逸不仅把被罚的俸禄赚了回来,甚至给自己的五百人军队又赚了几个月的军饷。

保国公宁晖愁眉苦脸,一幅苦相:“钟小子,人们莫不是官场失意赌场得意,便是官场得意赌场失意,总有一个不能如自己所愿,你倒好,哪哪都不差!”

钟逸嘴一瘪:“老国公此言差矣,钟逸官场哪里得意过呢?前几日还被罚了几个月的俸禄,这像能得意的事儿吗?”

宁晖一口“啐”了出来:“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,那夜京城动兵刃按理来说是削官的罪行,你可倒好,最后只罚了些银两!老子要是你,早就在被窝里偷着乐了!”

“国公你又错了,钟逸觉得血洗西厂那件事,我不仅不应该受罚,反而应该得到赏赐才对,众大人朝堂上也听钱山说了,那是我们锦衣卫乐于助人,西厂才是此事的罪魁祸首!要罚也应当罚钱山去!”钟逸一幅愤愤不平的表情,好似真把自己当功臣了。

赌桌上众人回想起那日早朝发生的事,一个个笑出了声,钱山虽然不敢祸害这帮权贵,但权贵们对这一阉人也没有任何好感,所以见钱山出丑,众人很是开心。

“你小子还没跟我说到底是如何让钱山这么听话的呢!”提起此事,宁晖牌也不打了,直勾勾瞧着钟逸,一幅不开口今日谁都不能走的架势。

钟逸见剩下的人同样面露好奇之色,便问道:“众大人都想知道?”

一桌的人纷纷点头,如同捣蒜一般。

“也罢也罢......”钟逸叹了口气,接着嘱咐道:“不过诸位大人可要对此事保密,这可是我们锦衣卫中的机密要事!”

见钟逸神情郑重,众人急忙应下。

“别吊大家胃口了钟小子!快说吧!在场哪有一个嘴巴大的人呢!”

在保国公宁晖的催促下,钟逸将实情缓缓道来:“其实事情是这样的,钱山金銮殿上为我说话,我们二人的确有过一起交易。或者说达成了协议,正是我向钱山允诺下重要的事,钱山才愿意在金銮殿上为我求情......”

“答应何事?”听钟逸话语一顿,急不可耐的保国公宁晖又加催促。

钟逸露出无奈且羞愧的表情:“众所周知,钱山是位阉人,阉人与正常男人存在着很大差别。而钱山领导下的西厂呢,是兵怂怂一个,将怂怂一窝,由于钱山的身体缺陷的影响,使得这些个番子、档头生孩子很困难。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钱公公为了延续属下们的香火,也为了让属下们成为孝顺的人,便与我达成协议......这个协议便是让锦衣卫校尉帮助他们延续香火,一旦钱公公那边儿有需求,我们锦衣卫绝不能推脱,上刀山下火海,夜夜筋疲力尽都要达成协议的内容,直到孩子顺利诞下,这才算锦衣卫任务成功。”

“......”包括保国公在内,众人神情呆滞,表情定格在前一刻,没有任何变化。

静默半晌,宁国公大骂出口:“妈的!你小子真他娘会讲故事!”

跟着宁晖,其余权贵也朝钟逸笑骂着,虽然他知道钟逸是在开玩笑,不过这个玩笑......百开不厌,的确让人喜悦。

钟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显然没令众人相信,不过也传递给众人一个讯息,那便是钟逸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此事的真相公布而出,在场随意挑出一人都是人精,所以他们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而是又开始赌起了钱。

当然......期间自然伴随着对钟逸的各种吐槽。

......

接下来的日子,过得很安宁,钱公公答应钟逸的抚恤银两也很快送到了各自锦衣卫亡人的家中,虽然不是什么天文数字,但足够一个普通的家庭简单生活十多年。

有这十多年的缓冲期,能让他们的孩子长大成人,从而挑起家庭的大梁,不至于让这个家彻底垮掉。虽然谁都清楚,银子是世间最无情冰冷之物,但谁也缺不得......一文钱难到英雄好汉,更不必说是普通百姓了。

经此一役,钱山也清楚钟逸不是好惹的角色,他没有主动寻钟逸麻烦自讨苦吃,西厂的番子们更是染上浓重的“恐钟症”,只要锦衣卫所在方圆三里内,他们绝不敢同时出现,谁知道钟逸这尊杀神会不会一时兴起杀两个西厂番子助助兴。

锦衣卫在朝堂的位置愈发稳固,有皇帝给他撑腰,很多武官都主动与他交好,甚至一些文官,也隐秘的表达了自己的心意。无论众人愿不愿意接受,钟逸是朝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是毋庸置疑的事,日后他定会有很大作为,一个锦衣卫指挥使,绝不会是他的终点。

这样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,谁不乐意结交呢?就算没有交情,也不至于交恶,这便是众人的共同心声......

钟逸是个低调的人,他明白张扬从来没有好下场,所以除了尽锦衣卫指挥使的本分外,他没有整出什么幺蛾子,更不会打杀文人臣子。

厂卫的责任自然少不了打压臣子百姓,但得罪人的事还是交给名声早已臭出天际的钱公公来做吧,钟逸顶多也就是向康宁帝打打不痛不痒的小报告。

正是因此,同属厂卫的皇家家臣,在朝堂内他的风评好比钱山好上许多,虽然同样是文臣所不耻的异臣,但暗地里让每位臣子填一些关于朝堂奸臣的调研报告,当然,前提是匿名的话.......钱公公肯定是被刺死的头一人,钟逸不论排名多少,肯定在钱山之后了。

.....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